<object id="58cz3"><label id="58cz3"></label></object>

      第一九二八章 新村(1 / 1)

      戲鬧初唐 活著就 3307 字 2020-03-24

      “羨慕么,不過,我怎么感覺沒有那么擔心,你呢,應該也不會擔心的樣子?!?/p>

      “擔心,擔心什么,對公主來說,他們是真的夫妻,對于我們來說,好像夫君是上將軍,而我們呢,則是上將軍手下的小將們,總感覺,不像是夫妻?!?/p>

      此時,三夫人,五夫人相伴過來探望楊喬,正站在門口聊著天,看著里面牛寶寶擔心的樣子。

      “夫君,好好養著,我們還有事情,就不進去看你了?!?/p>

      這是當客人來了。

      三夫人喊了一聲,拉著五夫人就離開了。

      “你啊,你啊,怎么,后悔拉,當初不應該頭腦發熱”

      “后悔,高興才是,雖然不像夫妻,可,在這里,我們是過的什么日子,不比當家主夫人來的強,那約束?!?/p>

      是的,三四五,甚至連二夫人,哪個都是能當家主夫人的,可就這么無聲無息的來到了楊家,不過,她們卻不后悔。

      后悔什么,婚姻這個事情,怎么理解,怎么解釋,過的舒服,才是真正的好。

      而楊家的這些夫人們,那就是過的舒服,看,各自有各自的事業,而且自家的娃兒也都有出息,早早的,就給安排好了。

      “娘親,要不要去看看爹爹”

      “沒有什么事情的,不需要回來,我呢,都沒有過去的?!?/p>

      總歸,還是有長心的,這不,壯娃直接電話就回來了,他只是知道爹爹受傷了,還是從別人那里聽到的,可家里,卻沒有通知他,這不,就打電話問四夫人了。

      “不好,一定有人在監聽這個電話?!?/p>

      這跟楊喬在一起時間久了,有一些事情,也都是明白的,這不,監聽不監聽,從電流聲就可以聽出來,額,就算是壯娃都聽出來了。

      于是,這明語也就來了。

      我就明著說,你怎么理解。

      “他這。到底有事,還是沒事,要說沒事吧,這小子還惦記著”

      就這樣,在楊家各人之間的通話,會各有各的意思在里面,這不,壯娃還是安穩的留在了城里,不能回來,或許,爹爹的傷很嚴重,不過不會有生命危險。

      “爹爹,你騎馬能成么”

      鸞兒略微幫扶了一下,楊喬就上了馬背,嗯,盡管這腿打著石膏,不過呢,打的好,這力氣,都在石膏上面了,就是說,鸞兒這幫扶了楊喬一下,楊喬的這左腿,力度就小了,就不會影響傷口了,而且,楊喬也能感覺的到。

      不過,這馬就要受罪了,所以,楊喬這次出去,是招來的馬王騎著的,也只有馬王,才能承受的住楊喬的這一頓,嗯,其實,楊喬這個上馬,如其說是上馬,還不如說是跳上去的,不讓受傷的左腿用力么,所以,這左腿,只是一個支撐,然后,右腳一點地,就跳了起來,還有鸞兒在后面的往上托扶。

      “看他上馬,應該是有傷,不過不是很嚴重?!?/p>

      好吧,探子,探子,該打探什么,都沒有搞明白,至少,此時沒有幾個人能搞明白楊家的這馬王,如果知道馬王的厲害的話,就不會這么說了。

      “可,就是感覺他有些不自然的樣子?!?/p>

      這些探子,為啥跟蒼蠅似的,老是盯著楊喬

      那個,楊喬,說句好聽的,就是一條黑魚,不好聽的話,楊喬就是一根攪屎棍,把整個大唐給攪動起來了,自然,有些人就不高興了,追的他們到處亂竄的樣子,額,就是說,因為楊喬,竟然在不經意之間,都交稅了,委屈啊,可是,為啥是不經意呢,還不是什么變革啥的,就是說,在不經意之間,就這么變了,額,是楊喬所說的溫水煮青蛙,都是被煮的,他們想跳出來,那么,就要把楊喬給捏死掉,自然,也是不經意之間,可不能幅度太大了,所以,得著機會,他們就動楊喬一下子。

      不是不想大動,是不敢。

      額,楊喬要干嘛

      自然要出去亮亮相了,只是上馬,可不成,這上馬,在哪里上的,自然是在門口了。

      不過,這段路,楊喬是怎么出來的

      溜溜車了,自從家里有了水泥路面,額,一切出行都方便了,這成年人溜溜車,也是很方便的,這不,很多的人都是用溜溜車的,而且有的呢,還是自己做的,都是工匠出身,自己做個溜溜車,還不很方便。

      額,好熱鬧,門口外面,自然是坐車了,火車,馬車,汽車,這不,院子里面,來到上班的時候,可熱鬧了,那溜溜車,可是輕快的很,要比自行車還要方便的多,甚至有的人都直接用的旱冰鞋。

      那個,旱冰鞋,也早就出來了。

      不過呢,無論是溜溜車,還是旱冰鞋,或者其他的什么小車,都要經過考核合格才成,不然,還不如自行車了,這玩意,撞上了,那就是一堆。

      所以,楊喬點著溜溜車出來,也是正常的了,出來之后騎馬。

      鸞兒跟在后面,同樣是溜溜車,或者說,是一長溜,還有跟著鸞兒的人,楊喬的人,都是溜溜車出院子的。

      “放好,不要影響拿出來使用?!?/p>

      到了門口,自然有專人給放置這溜溜車了,這不,說話的,是隨時要用的,不說話的,則是坐車的,坐車去,坐車回來,不怕跟別人的溜溜車交織在一起。

      “走吧,去新村看看,我聽說,此時,這新村又住滿了,而且還比較文明?!?/p>

      楊喬用手拍了拍馬的脖子,額,都不用用腳踹了,踹,馬也不聽,主要是一些小娃娃騎著玩耍,比較鬧騰,所以,楊喬給馬訓練的要拍脖子才走,不然,怎么踹,就是身上插刀子,都不會瘋跑的,就是為了照顧寶寶們,不過,也沒有人插刀子就是了,可,亂踢的,還是有的。

      夠著了么,踢馬腹。

      夠著了,朵兒小妞的游戲就是,兩個人面對面的趴在馬背上,然后一只腳亂踹,就是為了這馬王比較老實,要不然,她們就只能高高的坐在馬背上了,額,這是那個高頭大馬,走舞步的時候用的。

      “爹爹,這新村,可是得罪了一部分人,有好多的人來講事情,就是沒有聽,一旦把積分扣完了,就直接趕出去,誰來說事都不成的?!?/p>

      嗯,楊喬把這事情交給了春生,自然就是歸他們管理,而鸞兒寶兒則是輔助,這不,楊喬把村子給空了出來,他們呢,則是把人又給住滿了。

      “爹爹,還有那個里正,只是要了兩間的房子,說以后,也不多要了,其實也是,兩間,有十米的地方了,五層,夠用的了,此時他家還不過是四代人,不到十口人?!?/p>

      里正,算是新村里面一個大戶了,唯一買下來的一戶,別的,臨時還達不到標準購買,這里正,其實,也是有積分的,一旦扣完了,同樣會給趕走的,此時,還是給面子的,不需要積分夠,就可以買下來住著。

      “這里正,你感覺怎么樣,早些了解一下,要不然,接下來,他肯定會在村口等著的?!?/p>

      楊喬輕拍馬脖子,讓馬速度快了一些,可,這腿,就不能看出來么,這么胖,不胖了,另一條腿上綁著沙袋,甚至還有的人綁著沙袋,都不需要遮擋。

      “你說,他們騎馬,也綁著沙袋鍛煉”

      這是說的護衛,自然不是說秘書什么的了,她們,可不需要綁沙袋的。

      “我總是感覺有些不對勁,這個,報給家主吧,也許家主能夠判斷出來呢?!?/p>

      我判斷,我又沒有看到,判斷什么,不過,這次,還是放過吧,他又不遠行,就是在附近的新村。

      :。:

      五月丁香婷婷色啪啪,五婷婷六月丁香,丁香花婷婷基地_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