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bject id="58cz3"><label id="58cz3"></label></object>

      第123章 【對 決】(1 / 1)

      八月初八,朝戰第四天,交戰的也是兩支勢均力敵的戰團。不過,無論是觀眾還是賭場,關注點都不在今日的“上天梯”,而在辰時三刻的舞陽國與突勒人的武道“交流”上。

      此時晟京修武堂武斗臺,人山人海,觀者如潮。連舞陽君也移駕至此,而今日的朝戰則隨之推遲。

      這臺子跟易水修武堂的武斗臺規格樣式完全一樣,其實全天下的修武堂武斗臺都一樣,并不會因為是京城就搞什么特殊花樣,這樣方便各地學員、武士互相交流。武者交流,當然就是在擂臺上,而武斗臺統一規格,方便對戰雙方都能迅速熟悉場地,快速進入決斗狀態。

      臺下的裁判席上,衛尉南宮文豹、宗正姚無疆、大鴻臚尚云峰、晟京修武堂監正南宮夢熊等泰斗級人物赫然在座。而突勒一方代表,則只有一人,一個銀發披肩,看不出多大年齡的人。

      此人自稱銀狼,身份是突勒使者團的護衛統領。

      舞陽國這邊一直沒摸清這個銀狼的底細,甚至連對方的修為都搞不清楚,但能看出突勒正使小葉護對此人的敬重,而一眾舞陽國武道界的泰斗看向此人的目光,都有幾分凝重。

      正常比斗還應該有位場上仲裁,不過突勒人不習慣這套,他們打斗只有兩個結果,要么認輸要么受死,不需要也不接受什么仲裁。身為上國的舞陽國自然也不能弱了氣勢,只能主隨客便。

      辰時初刻,挑戰者穆克勒與應戰者程飛龍同時登場。

      交手前按規則先“測靈化形”。

      測靈主要針對武士,也就是程飛龍,化形則是針對穆克勒。

      如何清晰規范的判斷一個武士的等級呢

      如果是野武士,那就只以元核濃縮程度論高低,因為這直接反應在實力上,而野武士只以實力論高低。

      而正式武士判定等級的方式,就是“測靈”,即檢測靈種狀態。

      靈種是最能直觀審視境界的,其它武技、元核都不行,武技不用說,元核壓縮情況用測元石根本測不出來,武士可以自行壓制,故意不使全力,這樣無法明晰了解實力,有礙公平。

      而靈種就不一樣了,靈芽就是靈芽,靈枝就是靈枝,沒有誰有能耐把靈枝轉換靈芽。同樣的,武士的各段位也是以靈種來劃分:靈芽初發為初段、三分為中段,七分為高段,九分為圓滿,由分進寸即化為靈枝。

      靈枝檢測也是同樣標準,靈葉更直觀,以葉片數目劃分段位高低,靈花以瓣數,靈實以大小等等,都有詳實量化的標準。

      因此,往日從各地來晟京修武堂武斗臺交流的武士們,雙方登臺之前,都要用測靈石檢測一遍,確認雙方實力一致,以確保公平。

      測靈石不是普通靈石,而是一種特殊的帶屬性的五行靈元中的水屬性靈元。這種高端靈元下域是沒有的,連中域都少見,其在中域的地位,等同于下域的中品靈石。

      這樣的高端資源,天鏡域當然弄不到,這種用來測靈的水靈元其實是一種“廢石”。

      當水靈元里的水屬性靈氣被完全吸收干凈后,并不會像普通靈石一樣變成粉末,而是保存完整,且透明如玉,完全可以當世俗的玉器用。后來有人發現,向其內注入元力,靈元內會呈水波狀具現其靈種形狀:靈芽、靈枝、靈葉、靈花、靈實等等,就像給碑文拓印一樣。

      如此直觀具現境界,還有比這更好的分級方法么于是,這種水靈元檢測境界的方法便流傳下來,遂成形式。

      當然,這是武士的分級標準,突勒人是戰士體系,那就不一樣了。

      由于戈壁荒原及沙漠幾乎沒有靈氣,所以突勒人不修靈氣,只修氣血,走的是血氣化形的路子,因而突勒戰士體系是沒有“靈種”的。也因為沒有靈種,這種體系最高只能到十級,無法通靈,也就是失去通往更高境界的進步空間。

      戰士系血氣化形,能力壓同階武士,但卻是以失去進階修真者為代階,此中得失,見仁見智。

      所以,中域選才,突勒人及周邊方國等戰士體系永遠都被排除在外。

      首先,由挑戰者穆克勒接受檢測。實際上前幾天穆克勒挑戰邱云飛時也有檢測過,不過規則就是規則,誰也不知道你這幾天有沒有突破不是有時候一場生死搏殺下來,有所感悟,觸動瓶頸,突破瓶頸,也不鮮見。

      穆克勒還是老樣子,一頭如蛇發辮披肩,套著一副胸甲,肩膀扛著大斧,站在臺上像頭巨熊,只是黑臉膛泛著不健康的暗灰色,顯然元氣未復。當然,這也是應有之義,若非如此,人家比你低兩個小境界,還比個錘子。

      戰士系檢測很簡單,直接一個氣血化形就行了。不過由于不是戰斗,這種化形是“微化形”。

      穆克勒稍稍引動氣血,就見他額頭正中隱隱浮現一個拳頭大小的淡紅色鱷頭,稍現即逝,不過也足以讓人看清楚了。果然,他的氣血虧損厲害,顏色都淡了許多,確實是無法催動血氣化形秘術。

      程飛龍斜披銅扣披風,額系紅巾,長發飛舞,手持一柄四尺細長弧形刀站在一旁,突然開口:“你可以再休息幾日?!?/p>

      穆克勒獰笑:“東土人就是狡猾,等我恢復元氣,你就有理由拒戰。嘿嘿,很聰明嘛,至少比哪什么殿下幾個家伙榮譽些”

      裁判席上的姚無疆等人不由皺眉,尚云峰對銀發人不悅道:“我等敬諸位來使是客人,但這般言語挑釁,也太失禮了?!?/p>

      銀發人倒不像穆克勒那樣狂,立即站起,向舞陽國等人鞠躬道歉:“下人粗鄙失禮,請諸君恕罪?!?/p>

      姚無疆等人鼻孔微哼,人家都自認粗鄙了,身為禮儀上邦,總不好逮住不放。

      這時就聽臺上程飛龍淡淡道:“好,希望你不要后悔?!?/p>

      伸手按住武斗臺邊上高高豎起的腦袋大小的水靈元廢,光華閃過,靈芽幻現。

      臺下觀戰人群突然發出陣陣騷動。

      “七分是七分”

      “高段居然是高段”

      “前幾日他不是才中段么這么快就進階,果然不愧是天驕啊”

      姚無疆、尚云峰等聳然而動,礙于身份,他們不好喜形于色,但眼里的驚喜那是怎都掩蓋不住。

      “兄長進階高段了”臺下很接近前方的程飛鳳歡喜得差點跳起來,緊緊捂住嘴巴,喜極欲泣,父親的贈予,自己的奔波,總算沒有白費,這下至少不用擔心兄長遭受那邱云飛一樣的下場了。

      程飛龍原本就是中段,靈芽五分,吸收中品靈石后,一夜間靈芽拔升兩分,再有羅霄贈送的上品肉靈石洗煉,肉身強固三分,三管齊下,修為精進,一下突破到高段,大幅拉近了與穆克勒的差距。

      程飛龍斜睨穆克勒:“如何,要不要再等等”

      穆克勒面無表情,掂了掂手里的戰斧:“靈芽,呵呵,中看不中用的玩意,用這個嚇你們武士還可以,但想唬住突勒戰士”伸出食指在胸前搖了搖。

      “那加上這個呢”程飛龍橫鞘齊眉,一點點拔出刀刃,一股森寒氣息直迫數丈開外的穆克勒眉睫,將其映得面目如霜。

      在臺下一陣陣“靈器”的驚呼聲中,程飛龍響亮而自信的聲音響徹武斗臺:

      “此刀名為百勝,在家父手中百戰皆勝。今日傳到我手,我程飛龍定不會令此刀蒙羞”

      穆克勒的回應,是一道雷霆電閃的眩目斧光

      :。:

      五月丁香婷婷色啪啪,五婷婷六月丁香,丁香花婷婷基地_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