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bject id="58cz3"><label id="58cz3"></label></object>

      第六十一章 有蛟龍處斬蛟龍(1 / 1)

      傲世仙醫 橋月仍在 4440 字 2020-03-22

      每當葉寒看著那波瀾壯闊的大海,無論是心情,還是胸襟,都會感覺好上許多。

      在渡船航行半個月后,就進入到大海之中,隨后的幾個月時間里面,將會直接到達青峽關,和之前的鳳凰古鎮的渡口不同,這一次幾乎中途不會有所停留,畢竟所過之處,都是一望無際的大海。

      沒了那些景點,沒有了停留的麻煩,葉寒覺得無疑更省心一些,以免多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。

      海棠已經進入到了修煉的狀態,這數月的功夫幾乎是沒有打斷過,看著海棠氣息無樣,葉寒自然也是由得她去,想來之前幾次廝殺對她的感悟比較深厚。

      倒是葉寒有些無所事事起來,畢竟突破到了元嬰境界之后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則是需要積累,所以每天沒事的時候,葉寒都會在房間看看外面的風景。

      但是時間久了,一兩個月的時候后,難免也會有看膩的情況,進入大海之中,危險自然多了起來,不僅大風大浪,說不定還有其他未知的危險。

      好在這種跨州的渡船,不僅更加結實,陣法也是多了起來,所以會顯得十分的牢固和可靠。

      這次一兩個月的時間里面,沒有發生任何的波瀾,更不會有之前那碧海洞天般的際遇。

      閑來無事的葉寒,不禁有時候感嘆著,縱然是修為高深的修士,在這天地之間還是顯得十分渺小。

      畢竟大海深處終究有著什么還沒人弄清楚,傳聞玄黃世界最東邊的濱州,和東海海域連接,而過了東海海域,是無盡海域,那里有的修士窮其一生都未走到底,至于盡頭是什么,誰也說不清楚。

      還有著葉婉清告知的靈界之地,更是地大物博,將會比玄黃世界更加奇妙,這一切,只能夠有著一定的實力時候,才能夠與之去匹配和探知。

      時間一久,航行路線上葉寒看這海水也看的十分膩味,自己也是干脆修煉起來。

      本命飛劍殘月的被毀,這讓葉寒是郁悶不已,縱然殘月飛劍品質不高,但是自己溫養淬煉了這么久,所以自然是用起來順手,如今沒了飛劍,劍道修為也是大打折扣。

      悅水戒之中倒是有幾把飛劍,不過品質不怎么樣,所以葉寒懶得花時間和心思重新淬煉溫樣,干脆是等著有一把好的飛劍,在選做本命飛劍。

      丹道上的修為,雖然青靈飛葉決也在修煉著,但是如今煉丹的時間少了,所以自然也沒有多大的長進,唯一慶幸的是自己身懷著兩種真火。

      這世間一共有著三十六種真火,每一種幾乎都是可遇不可求,而且威力龐大,有著獨特的妙用。

      旁人能夠獲得一種就已經是得天獨厚,可是葉寒如今卻是擁有了兩種,而葉寒卻并不滿足,如果有機會,多弄幾種真火到手,那自然是更加不錯的選擇。

      不過讓葉寒唯一有些懊惱的是,如今雖然兩種真火在體內這么久,不至于相互排斥,但是每次使用時,特別是一起使用的時候,威力終究還是有些不盡人意。

      在渡船房間之中,閑來無事的葉寒,干脆也是修煉琢磨起來,這紫元真火和青蓮真火的使用。

      葉寒盤腿而坐,心意一動之下,自己兩個手掌之中,立刻是有著兩團火焰浮現,正是那紫元真火和青蓮真火。

      兩團火苗分別在兩個手掌之中浮動,葉寒甚至異想天開的想著,能否將兩種真火融合在一起,可是后來嘗試幾次,都是失敗告終,最后葉寒干脆是放棄了這個想法。

      畢竟這方面不僅他沒有經驗,甚至一些典藏之中也沒有例外,要知道真火太過稀少,所以這方面的記載也是不常見。

      大約一個月后,整個航線路線已經過去了三分之二,葉寒只感覺自己呆在渡船房間之中有些發霉。

      從上渡船到現在,他幾乎就沒有出過房間,畢竟這渡船是從柳州作為,當初的幾件事情鬧的沸沸揚揚,誰也不知道是否有沒有有心人,萬一被發現了也是不好,雖然如今突破元嬰境界,但是終究還是低調一點為好。

      一個柳州都是臥虎藏龍之地,更何況這里距離青州也不算是多遠,誰也不知道會有什么情況發生。

      今天,葉寒和往常一樣,靠著房間之中,透過柵欄看著外面的風景,一片茫茫大海,葉寒一如既往發著呆。

      “轟隆”

      突然,整個渡船傳來一陣轟鳴聲音,聲音雖然不大,但是整個渡船卻是聽的清清楚楚。

      只見渡船原本在行駛之中,已經開啟的一道靈陣之外,又是一陣淡藍色的靈光浮現,畢竟這種龐大的渡船,航行時間久,所以具備的靈陣也是有著幾重,平常因為節約靈石的緣故,所以自然是只會常態開啟一層,可是一旦遇到危險,就會直接開啟其他陣法。

      突如其來的變故,頓時讓渡船之中的所有人不免有些意外,可是沒有想象中的慌亂,畢竟眼下看著周圍茫茫大海,一切風平浪靜,哪里有著什么危險。

      哪怕是葉寒也是從發呆之中立刻驚醒了過來,剛開始環繞周圍,以為也不過如此,可是很快,元嬰境界的修為卻是已經讓他先有了感應,因為似乎危險不是周圍而來,而是從著海底傳來的。

      “咚”

      身為元嬰境界的修士,葉寒自然是最先感受到,而除此之外,在上這個渡船的時候,葉寒就發覺坐鎮渡船的有一個元嬰境界修士氣息,具體如何葉寒卻是感受不到。

      沒多久,大部分修士也是察覺到渡船地步傳來的危險,不過沒多久,一陣劇烈的轟鳴傳來,隨后整個渡船直接開始搖晃了起來。

      即便如此,渡船依舊沒有四分五裂,那及時釋放出來的三層陣法,讓整個渡船完好如初,只不過這種沖撞之下,整個渡船不知道能夠堅持多久。

      轟鳴聲音之后,渡船也是停了下來,這個時候,整個渡船的人終于是有些慌亂了起來。

      關鍵時刻,渡船坐鎮的修士也是現身,直接釋放出自己的氣息,赫然是元嬰境界后期

      化神境界的修士從來都是鳳毛麟角,幾乎神龍見首不見尾,這種跨州航線,危險重重,所以坐鎮的是位元嬰境界后期修士,也是無可厚非。

      出現的這個元嬰老者,一身黑潘,臉色陰沉去水,畢竟這條航線他不知道來過多少次,危險不是沒有遇見,不過這次似乎比較棘手。

      因為沖撞渡船的似乎是一條也有著元嬰修為的蛟龍,同等境界之下,縱然他是個后期修士,可是作為靈獸,肉身強橫,完全不懼怕他,何況他還是個道修,不擅長這種近距離廝殺。

      渡船之中還有著幾百個修士的性命,這個時候他也不敢貿然動手,畢竟有個萬一,下場無非是船毀人亡,他或許沒事,但是他不能聽不位整個渡船的人考慮。

      看著他現身,以及那渾厚的氣息釋放,渡船之中的修士好多也是安心下來,但是這個元嬰修士,卻是神色不太好看,同時內心也在飛快的想著辦法。碰到這種棘手的家伙,除非完全滅殺,不然對方纏著你,一直拖下去也始終不是個辦法。

      眼下,渡船的幾重陣法也是催動到了最大的程度,加上渡船的積蓄,哪怕是維持著這種陣法,靈石足夠管的很久。

      加上他坐鎮親自操控,自然是萬無一失,可是他呢卻不可能一直耗下這里。

      幾次連續的轟鳴聲音之后,似乎見到渡船沒了動靜,水下那神秘的家伙突然不動了,這讓渡船的許多人有些提心吊膽。

      而那個坐鎮的元嬰老者,眼睛更是瞇了起來,渾身緊繃著,隨時迎接接下來更大的危險。

      剛才幾道撞擊的轟鳴聲音,如同催命符,每一次的轟鳴,都是讓眾人心驚肉跳,可是眼下轟鳴聲音停了下架,眾人反而更加不適應了。

      這么大的動靜發生,正在一直閉關修煉的海棠,自然也是從修煉的狀態之中驚醒過來。

      看187著葉寒在自己身邊守護著,海棠立刻急促著問道,“發生了什么,怎么個情況?!?/p>

      葉寒臉色也有些難看,擺擺頭說道,“具體我也不知道,不過渡船底下有個大家伙,氣息堪比元嬰?!?/p>

      聞言,海棠則是難看起來,畢竟這里是茫茫大海,真有個閃失,他們無所謂,金丹境界以下的修士恐怕都要死,而且那個家伙氣息堪比元嬰,厲害起來,說不定一整個渡船的人都有危險。

      “先看看什么情況,我能出手就出手,不行的話我們就先撤?!?/p>

      如今葉寒突破元嬰境界之后,御劍飛行不僅速度更快,而且自然沒有那么多束縛,縱然這里是茫茫大海也不畏懼,只要想完全可以脫離這里。

      只不過眼下這里情況未明,而且考慮到一個渡船,幾百修士的性命,所以葉寒才沒直接帶著海棠離開。

      幾聲轟鳴聲音散去,眾人都以為接下來會有更猛烈的撞擊,可是這一次似乎大失所望,很久都沒有聲音。

      甚至有的修士已經松口氣,覺得那個神秘家伙已經走了,畢竟撞了幾次,渡船都堅固無比,所以很有可能已經走了。

     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就在大多數人都以為是這么個情況的時候,周圍的海面頓時有了變化。

      隨著渡船停下,周圍風平浪靜的海面,一瞬間就是變的波瀾洶涌起來,不僅如此,海面不斷的翻滾。

      隨后只見數百米的海域,一道水柱揚起來,隨后水跡散去,流露出廬山真面目。

      只見一道幾十米長,有著人那么粗的一條蛟龍,正在扭動著身軀,盯著整條渡船。

      蛟龍有很多種,血脈也有區別,而且走蛟過,和沒有走蛟過的也是大有不同。

      這條蛟龍通體呈現暗藍色,分明是條寒水蛟,也是得了機緣巧合,才化蛟的,如今一雙燈籠大小的眸子,不懷好意的盯著渡船,顯然是打算吞噬整個渡船的修士,增加自己的實力。

      這條氣息堪比元嬰的寒水蛟,已經具備靈智,但是修煉想走捷徑,所以自然才會有如今這個舉動。

      之前本來想要直接沖撞渡船,落水修士被他一口吞了就完事,可是沒想到渡船這么堅固,后來發現有一位元嬰修士的氣息,所以他才退的這么遠,不在選擇硬碰硬,但是放棄這么一船的修士,他自然是不會的,所以才虎視眈眈的看著。

      畢竟就算有一位元嬰修士他也不懼怕,何況渡船還有其他那么多修士,幾百道的氣息。

      五月丁香婷婷色啪啪,五婷婷六月丁香,丁香花婷婷基地_观看